ag亚游游戏平台-官网登录
关注中国经济趋势变化

关注中国经济趋势变化

作者:中国历史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1-23 18:29    浏览量:

在制定和执行宏观政策过程中,应当注意加强宏观政策之间的协调和配合,坚持依靠改革推进,既要尽力而为又要量力而行,为长远发展留下空间和余地

2012年是“十二五”规划承上启下的一年,也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一年。与此同时,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怎样认识这些趋势性变化?2012年宏观政策如何调控和引导这些发展态势?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GDP增速短期回调长期回升

这一轮增速回调,既是对上一轮高速增长的调整,又是下一轮高速增长的前奏。在两轮高速增长之间回调的深度和时间,内在因素取决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的进度,外在因素受到全球经济复苏状况的制约和影响。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经济更是进入新一轮持续高速增长通道。从2002年到2007年,年均增速达到10%以上。十分巧合的是,与2007年8月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几乎同时发生,从2007年三季度开始,我国经济增速连续7个季度逐季下滑,增长率从13.8%,剧烈滑落到2009年一季度的6.6%(初步核算数据为6.1%)。

什么原因导致?2009年4月在一次论坛上笔者提出是“内生因素为主,多种因素叠加”,由次贷危机引爆的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只是外部诱因,根本原因在于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问题。

在2009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经济刺激政策下,M2增长了30%以上,投资率增长了30%以上。仅仅用了4个季度时间,就迅速扭转了经济增速下滑的态势。到2010年一季度,GDP增长率又重回11.9%的高度,在全球萧萧寒风之中率先实现了“V”型复苏,经济又趋向过热。一年多来,我国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把过热的趋势压住了,把经济稳住了。

我国经济在跨上11.9%的短期高点之后又一路回调。2010年二季度10.3%、三季度9.6%、四季度9.8%,2011年一季度9.7%、二季度9.5%、三季度9.1%,不少机构预测四季度9%左右,刚好又连续回调了7个季度。

笔者认为,2012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有所回落,但不存在硬着陆问题,也不可能出现“二次探底”和滞胀问题。从2010年开始至今,我国经济增长由依靠政策刺激开始向恢复市场力量和经济内生性增长转变,继续朝着宏观调控的预期方向发展。多数机构预测2012年GDP增速仍然保持在9%左右,即使再回落也不会降低到8%以下,既不会发生从过热急剧转变为过冷的“硬着陆”,也不会出现下降到2009年一季度6.1%以下的第二次探底,更不会发生滞胀。

笔者也不赞成使用所谓“增长潜力下降”来否定今后仍有可能的新一轮高速增长。有人认为,我国经济在经历30多年高速增长后,潜在增长率将从原来的10%左右下调到8%左右,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一个台阶。还有人提出,2010~2020年如能达到8%的增长即算常态,2020~2030年如能达到6%的增长也可算常态,越往后越会逐步降低。这些意见有点牵强附会。

潜在增长率通常是指各种资源充分配置条件下所能达到的最大经济增长水平,主要取决于资源、资本、劳动、技术等要素生产率的变化,与经济体制、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有很大关系,并不存在由高到低的直线变化。在“十二五”乃至今后相当长时期,我国仍处于战略机遇期,保持经济持续较快增长仍有许多有利条件,如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区域互补性强回旋余地大,国内投资和消费需求旺盛,长期紧缺的资金已经变得比较宽裕,人力资本提升空间较大,技术进步、科技和管理创新能力增强。

毫无疑问,通过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扩大开放、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加快转变发展方式,肯定可以抵消劳动力、资源、能源、环境约束和成本上升所丧失的传统优势,我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不仅不会直线降低,甚至还会有所提高。可以相信,目前我国经济增长的支撑动力依然强劲,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度过短期增速回调之后,到2012年下半年或者2013年,我国经济仍有可能继续高速增长的奇迹。

新一轮CPI上扬从2010年下半年特别是四季度开始明显加速。2010年10月至2011年10月,有4个月涨幅在5%以下,4个月超过5%,4个月超过6%,12个月平均涨幅接近5.5%,2011年前三季度同比上涨5.7%。这一轮CPI上扬虽然没有超过2007~2008年期间的6%,但社会反映更为强烈,主要是因为物价与房价同时上涨。

实际上,这一轮通货膨胀是多种因素相互交织、相互叠加、综合作用的结果。

尽管目前物价上涨也已经见顶,2012年的物价水平将会回落,但中期的通货膨胀压力仍不能低估,推动物价上涨的压力仍然较大。

2012年,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继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必须统筹处理速度、结构、物价三者关系,特别是要把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有效防范经济运行中的潜在风险放在宏观调控的重要位置。

结构调整任重道远

近几年来,我们在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中取得一些进展,但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仍然面临十分艰巨的任务。

近几年,一些地方和部门为投资而投资,高铁、高速公路、机场、港口、地铁、网络建设出现新的“大跃进”,基础设施过度超前。因扩大投资也加剧了投资领域不均衡、投资质量和效益不高等问题,导致产能过剩和信贷扩张,产生了地方债务和通胀压力等消极后果。

投资拉动型需求结构必然影响产业结构变化。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经济发展从工业化起步,更多依靠第二产业主要是制造业拉动经济增长,产业结构明显偏重第二产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开始逐步摆脱农业基础薄弱、工业发展水平较低、服务业发展严重滞后的局面,产业结构调整虽有成效但进展缓慢。一、二、三产业比例,从2000年的l5.1:45.9:39,转变为2010年的10.1:46.8:43.1,但还存在产业结构偏重、一次产业不稳、二次产业不强、三次产业不大的问题。

2011年以来,重工业增长依然快于轻工业,高耗能行业增速加快,前三季度重工业增速高于轻工业1.5个百分点。六大高耗能行业前8个月同比增长12.7%,其中钢材、氧化铝、水泥、铁合金产量分别增长13%、18.9%、19.2%和21.9%。很多地区出现油荒、电荒,突出反映了我国经济结构矛盾、增长方式粗放等问题依然严重。

在资源和环境约束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目前的经济结构很难延续。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增长建立在大量消耗能源、原材料基础上,能源消耗偏高,环境污染依然严重,生态环境十分脆弱。

新的一年,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要求,加快经济结构调整,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一是着力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二是着力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三是着力加强节能减排工作。

(作者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joycaros.com. ag亚游游戏平台-官网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